走近“知己” 真正知己
2017-08-08

 很早就听说北京大学医院有个专门治疗糖尿病的“知己门诊”,但那时虽然血糖偶有异常,但身体还算好,也就没有管它。直到三年前查出癌症做手术时,医生告诉我是“糖耐量受损”,平时治疗中要注意监测,我这才开始注意血糖不正常的问题。

      第一次见到曹大夫,是在放化结束后。我想癌症的治疗告一段落,是时候整治血糖了,千万别再闹出个糖尿病来。曹大夫耐心地询问了我的病情,向我详细介绍了“慢病管理”的内容和具体作法,并根据我的具体情况制定锻炼计划和饮食方案。之前从来没有这样放松地和大夫深入交流过,真有“找到组织”的感觉。

      看似简单的“管理”,想着运动量有能量监测仪记录;每日吃什么,吃多少,按照食品估量表换算了登记在表上就行了。可实际操作起来,要真正达到“健康管理”的目的就不容易了。开始我凭着一股劲儿,戴着检测仪猛走,每天都走很长时间。随访时见到曹大夫,把我的运动数据转到计算机上处理,结果被告知是“运动过量”!“蛮干不行,不能达到锻炼的目的,反而会伤了身体”,曹大夫耐心地给我讲解运动过量的危害,应如何正确锻炼,尤其在我放化疗后的恢复期一定要科学安排锻炼与休息的关系,并及时地给我调整了运动指导方案。根据曹大夫的建议,改变了“猛走”的方式,缩短了行走的时间,加快了行走频率,使有效运动量的比例提高了。在饮食结构上,食肉少,甚至不吃;而豆腐类素食吃起来没够。一次吃了约半斤“素鸡”,经曹大夫指点,素什锦的热量是相当高的,如果经常这样吃,就会使我的摄入量高于消耗量;而不吃肉,又会使三大营养素不均衡……看似很“健康”的我,通过“健康管理”,真正认识到在我饮食中的误区,慢慢形成一种健康的饮食习惯。

通过参加“健康管理”,不仅有实际的效果,把血糖稳定在一个正常的状态下,体重也较参加“健康管理”前有一些减轻;更重要的是体会了一种“不吃药,少吃药”的治疗方法。通过曹大夫一次次的有针对性的耐心讲解和指导,使得我了解了疾病、饮食、运动三者间的关系,学会了如何知道自己,如何管理自己。

  从参加管理班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,曹大夫开出的运动指导方案和膳食指导方案,我还会常常学习,坚持科学运动和科学膳食,把自己的日常生活常常处在“管理”下,让自己的身体更健康,生活更愉快。

个性化运动指导

 

 

北大退休教师:周茵

2017年8月8日